一个民建会员的随想

作者: | 编辑:统战部 | 2016-09-09

 今年7月1日将迎来中国共产党95周年生日。作为一名曾经向往着加入共产党但又因为各种原因加入了民主党派的我,衷心地为她祝福。

  我们这一代人是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声中出生、成长。从小,我们的心灵深处就根植了一种理念,共产党代表着真理,代表着正义,代表着理想和希望。记得小时最爱看的小说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最爱看的杂志是《红旗飘飘》,最爱看的小人书是《地道战》、《地雷战》等等。虽然我们的日常生活无比艰苦,但可以说共产主义理想给我们的生活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似乎那时的我们比现在更加快乐。

  1979年,我幸运地到北京上大学。在那仍然十分稚嫩的年龄段,一方面无比纯真地向往着能在祖国的首都为共产主义事业努力学习、努力奉献,但另一方面又开始受到各种思潮的影响,渐渐地产生了对许多过去认为理所当然之事物的怀疑。那时,常常与同学一起去看西单墙,常常与同学一起,以非常幼稚的方式,讨论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公平、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有价值的人生。那时的我坚定地认为共产主义才是通向一切美好的唯一出路,共产党员必须是百分之百纯洁的共产主义战士,所以我也常常被同学笑称为永远达不到共产党员标准的积极分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知是因为稚嫩的减退还是因为增加了自私的偏好,我自己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这个世界原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更多的人都是希望并要求着别人能够“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而自己是那个被服务的对象。虽然物质生活一天天好转,但是,看到的矛盾却越来越多,利益冲突越来越普遍。而更加冲击心灵的是,一方面越来越少的人仍然坚持共产主义理想,另一方而自己也开始向往更富有的生活(而不再是艰苦奋斗)。虽然身边许多人仍在积极加入共产党,但其中的大多数似乎并没有真正的共产主义理想,甚至他们中的一部分只是希望通过得到一张他们口中的“党票”而获得某种“好处”。渐渐地,我们可以看到关系网成了人们热衷追捧的事物,拉关系、走后门、以权谋私也不再是羞耻的勾当。慢慢地,共产主义理想越来越遥远,自己的心灵越来越彷徨。

  小时候,在革命理想主义的教育下,首先形成的观念是对自私自利行为的仇视。讽刺的是,在自己一天天长大的过程中,“自私”似乎偷偷地在自己身上出现,而且好像越来越多。说真的,当我意识到这些时,我真的被自己吓住了,因为我自己正在慢慢地变成自己所痛恨之人。也正因此,我不敢加入过去一直向往的中国共产党。

  在游离之际,民建吸引了我。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我成了民建会员(放弃了加入共产党的初衷)。这之后,终止了纠结与彷徨,开始了理性的观察与反思。在我已过半百之年的今天,看看“幼稚”的过去,真是百感交集。人类虽众生百态,然却始终是一种动物,乃进化之产物。科学发现告诉我们,在优胜劣汰的进化发展过程中,保护和争取个体自身的利益是必须的本能之一。所以,正常的个体难免会不自觉地展现出“自私”的本能。由这种本能而产生的追求“私利”的下意识行为是每个个体都无法完全抑制的,想要彻底消灭与生俱来的天性注定是徒劳的。

  今天来反思过去对共产主义的理解,我们会猛然发现,在当年的狂热思潮影响下,我们的认识是多么的偏激、我们的理解是多么的主观。我们当年坚信共产主义理想的一个重要基础是认为共产主义理想具有严密的科学性,客观的科学性应该是理解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科学发现告诉我们人类是动物进化的产物,我们应该以此为出发点,来理性地分析“利益问题”。过去的我们常常有个偏激的倾向,认为共产主义必须否定个人利益的追求。仔细想想,这是不符合逻辑的。共产主义绝对不等于消灭一切利益,因为消灭一切利益绝对是反人类的。事实上,共产主义的本质也是追求利益的,只是提出了一种新的追求利益的方式,其目标不仅仅只是少数人自己的私利而是绝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囚此,我们的问题的关键点不是要不要追求利益,而是如何追求利益。

  革命战争年代,反动势力极其强大。不推翻他们,广大民众的正常利益就无法保证。所以,打倒反动势力是压倒一切的首要任务。毫无疑问,反动势力必然会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必然会不择手段地反革命。因此,革命主义者必须具备牺牲精神才可能胜利。牺牲精神与个人私利是矛盾的,要求大家放弃自我小利,追求共同的大利,是革命争取胜利的前提。但是,革命胜利之后矛盾的主要方面发生了变化,继续强调每个人必须牺牲各自的私利就会使得革命的目标南辕北辙。新中国在文革结束之前的20多年历史已经用惨痛的教训告诉我们仅用一腔热血是无法让我们继续前进的。

  经过风风雨雨的几十年后,我们首先应该清楚地认识到一点,一方面任何人(无论如何的高尚或是如何的卑劣)都有其客观的利益需求,另一方面每个人都不应该为追求自己的正当利益而羞耻。革命行动追求的大利是什么?不是全体的贫穷,而是建立一种有效率的新的社会秩序,从而让全体人民都过上幸福的生活。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新制度,而不是让一部分人替代过去的反动派成为新的既得利益者,重复过去的格局。对于新制度,核心问题应该是两个方面,一是创造利益,二是分配利益。改革开放之前的错误导向使得我们失去了创造利益的动力,导致了共同的贫穷。改革开放之后的鼓励私利政策激励了人们创造利益的热情,导致了我国经济的蓬勃发展。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我们看到了新的问题,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受到的阻力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在利益分配问题上各种内部的利益矛盾越来越突出。与党性有关的问题主要是贪腐堕落、以权谋私等等。如果少数人的贪腐堕落、以权谋私等等不影响国家的经济发展、社会的文明进步,那么这将只是党内的纪律问题,社会大众不会过多关注。遗憾的是贪腐堕落、以权谋私必然会阻碍国家的经济发展、社会的文明进步,因为这些必然会破坏社会制度的效率。在我国经济与应有水平之间存在巨大差距的过去几十年里,改革开放的新政策产生的创造动力足以掩盖贪腐堕落、以权谋私等等产生的阻碍。但是当我国的经济水平接近甚至到达了较高水平,这种负效率的影响就会成为主要矛盾,因为在分配利益的过程中如果出现过大的矛盾就将会直接破坏社会经济发展的效率。

  当前,我们正在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我们不希望我们只是在做空梦,也不希望中华民族只在一个低水平下复兴。如果我们继续任由各种社会矛盾继续蔓延,那么我们今天的梦也许将永远只是一个梦。为此,科学的制度建设必须先行。建立真正科学的制度必须首先弄清楚前提是什么,目标是什么。同时,不能有虚假,不能有自欺欺人。

  可喜的是当前我国从上到下的反腐倡廉行动正在蓬勃发展,众多的腐败分子正在受到各种惩罚,人民群众都觉得大快人心。但是,仅仅大快人心是不够的,我们一方面应该反省造成这种结局的真正原因,另一方面应该着眼未来创建新的科学的更有效率的制度。中国共产党的宗旨是为全体人民谋幸福,所以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建立起来的新制度的目标一定是为全体人民谋利益,而不是哪一部分人的私利。制度是一个系统,该系统的建设和执行需要人来完成,完成这些的人就成了领导干部。这些领导干部无论是不是共产党员,无论是不是应该具备更高的思想觉悟,都首先是人民群众的成员,而不应该成为特殊的对立于人民的小群体。这些领导干部是新制度成败的关键,对他们的管理、监督和约束尤为重要。一方面要让他们有充分的积极性,发挥出他们的全部才干,另一方面又要防止他们利用职权谋不正当的私利。无论觉悟高低,任何领导干部都是人,都天然地存在自己的利益追求。我们不能自欺欺人地否定这一点,也不要不科学地假设领导干部是不应该有私欲的。所以,不要让我们的领导干部因为有追求个人利益的本能而忐忑彷徨,同时也不要让我们的领导干部追求了自己正当的利益而被人民群众指责和不信任。将所有人的利益都放到阳光之下是创建新制度的重要前提之一。

  那么,什么是领导干部的正当利益呢?我认为应该从两个方面来分析,一是与制度的效率有关,二是与人民大众的认可有关。领导干部的合理待遇很复杂,从内在来看取决于当事人的自我欲望的强度,从外在来看取决于社会环境的定位。待遇过低,一方面工作就会缺少激励,另一方面就会产生以权谋私的动机;待遇过高,一方面国家负担加重,另一方面人民群众不满。灰色收入是问题的大忌,灰色收入的存在为以权谋私提供漏洞,也让人民群众因为不知情的怀疑而失去信任。人的欲望可以是无边际的,从内在因素看欲望的约束取决于自我的修养,从外在因素看欲望的高低取决于社会风气和社会经济的整体水平。道德高尚的人会自我约束自己的欲望强度,共产主义教育应该能提高道德水准。没有人的道德水平天生就无比高尚且永恒不变,所以只靠自我约束必然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严格的干部纪律管理体制,严谨的监督系统,科学的评判规则,有效的奖惩措施。更重要的是,要让社会的监督成本尽可能低,监督渠道尽可能通畅。

  好了,不多想了,总之我们是幸福的。过去,我们虽然很穷,但共产主义理想让我们很快乐;今天,我们不再敢奢谈共产主义理想,但我们仍然快乐着,不是因为我们变得更加富有,而是因为我们敢于面对自己之本能决定的私利,心灵可以踏实地不再彷徨。

(作者简介: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教授、民建会员)


地址:山东大学中心校区明德楼A区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4989

传真:0531-88364989

邮箱:tzb@sdu.edu.cn

版权所有 © 山东大学党委统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