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派
当前位置:
首页  民主党派
马来平:一位学者的参政议政感悟
发布时间:2020-06-30 作者: 来源:山东民建

 马来平,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省政府参事,民建山东大学总支部委员会原主委。作为民建会员,20多年来,马来平始终满腔热忱地投入到参政议政活动中践行一个在人民哺育下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就应当用所学知识反馈社会、为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不懈奋斗”的初心。近期,《马来平学术资政文存》一书问世,记录和诠释了作者参政议政的核心理念、参政议政实践成果现将该书自序部分刊登,供交流学习。 

自序:如何看待学者参政议政

随着我国行政决策科学化水平的提高和民主化进程的向前推进,大批学有专长的知识分子进入各级人大、政协、民主党派或担任参事、馆员等。于是,如何看待学者参政议政以及学者如何参政议政,成为时代性课题。然而,长期以来,在学者参政议政问题上,学界是有分歧的。一些人激烈反对学者参政议政。他们认为,学者应远离政治,一心向学,否则就是不务正业、误入歧途。

的确,学者乃以学术研究为职业或生活方式者也,其本分是学术。但学者是否因此就应当远离政治?学者和政治真的就那么势如水火、丝毫没有协调的余地吗?不是的。

第一,人人都应当参政议政。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说:“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孙中山选集》,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61 — 662页。)每一位公民都有权利,也都有义务参政议政。因此,学者作为公民中的一员,不应当有意回避政治、拒绝政治。当然,人各有志,在是否参政议政上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自由,而且,不同的人参政议政的方式可以是因地制宜、多种多样的。

第二,学者参政议政是社会民主化进程的需要。学者参政议政的实质是学者以专家的身份参与社会和政治事务,从而促进党和政府决策的科学化和民主化。这是因为,学者所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知识分子阶层,或者以其专业所服务的社会界别,如农业界、工业界或教育界等。所以,学者参政议政扩大了党和政府决策时听取民意的范围。此外,学者最突出的特点是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所以学者的参政议政必定有利于提高党和政府决策科学化的程度。

第三,不同领域的学者参政议政应当有不同的要求。原则上,所有的学术研究都与社会和政治有这样那样的联系。不必说人文社会科学,即便是自然科学,也不能与社会和政治相脱离。尤其在当代大科学时代,在资金、人力、仪器、设备、体制等方面,科学对社会的依赖性越来越强;同时,按指数规律增长的科学成果所引发的正面的和负面的社会效应,也使得科学与社会的关系更加凸显。不过,不同领域的学者在参政议政问题上,毕竟是有明显差别的。可以认为,对以下序列,即“从事自然科学基础研究的学者→从事自然科学应用研究的学者→从事人文科学研究的学者→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参政议政的要求应当依次提高。之所以有这种差别,是因为,在上述序列中,学者们所研究的对象和范围与社会的联系,进而与政治的联系的紧密程度依次增强。当然这种区分是整体上的,并非绝对适用于每一个具体的人。

第四,正确理解“为学术而学术”。任何严肃的学术研究,均旨在追求真理、扩大知识。因此,从事学术研究应当发扬“只求真理,不问是非”的精神,此即“为学术而学术”的真谛。须知,原则上说,功利心过重,将会模糊乃至偏离追求真理的目标。但是,这一要求不是绝对的,在某些情况下,是有例外的。一方面,正如上面所说,学术研究是有类型之分的。对于从事应用研究的学者,应该有功利性,甚至是要适当强调功利性的。另一方面,一切学术研究,最终要投入应用,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所以,功利性不可绝对排斥。

第五,学术研究和参政议政可以实现良性互动。对于一个学者,至少在时间和精力上,学术研究和参政议政会有一定冲突,但是只要坚守学者本色,善于基于学术的眼光看问题,二者是可以实现良性互动的。特别对于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的学者来说,适度地参加一些政治活动,实际上是接触社会、参与实践和倾听大众呼声的好机会。利用这一机会,学者们可以发现社会发展提出的亟待本学科研究的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搜集本学科学术研究所需要的经验材料,可以汲取社会各界所蕴藏的有利于解决本学科学术难题的丰富智慧,这些都是书本上难以得到的东西。此外,运用专业知识参政议政,实际上是专业知识的一种应用活动,而专业知识的应用,对于深入理解专业知识和发展专业知识是极具建设性意义的。

诚然,学者有一个如何参政议政或参政议政效果的问题。一般地说,学者做好参政议政工作有两点特别关键:

一是要自觉持守学者的“良知”。何为学者的“良知”?学者的“良知”就是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的自觉意识、尊重事实的诚实态度、捍卫真理的大无畏精神和为人民根本利益奋斗终身的豪迈气概。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说假话、大话和空话,决不讲违心的话。要特别反对两种不良倾向:一种是把做官当作参政议政的目的。带着做官的动机参政议政,把参政议政做手段,这样不仅参政议政不可能做到位、做得好,而且也失去了学者的本色。另一种是无立场的参政议政,没有自己的独立立场和见解,见风使舵、唯上是从。这样做,同样不会使参政议政做到位、做得好,同样也失去了学者的本色。

二是要虚心向实践工作者学习。整体上说,学者基于其较为超然的立场和丰富的专业知识,看问题通常站得高、看得远、想得深,然而弱点往往是过于倾心应然、可能性,而对于实然、现实性和可操作性有所忽视。因此,学者与社会实践工作者存在诸多优势互补之处。学者需要全面、清醒地认清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虚心向实践工作者尤其那些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优秀实践工作者学习。

总之,在学者参政议政问题上,宜因人而异。但总体上,学者参政议政,应予提倡。不过,学者参政议政,头等重要的大事是要保持学者的本色。就是说,一方面要以学术为本,不论是参政议政的角度、方式,还是内容,都应尽量发挥学术专长,使之与学术研究相得益彰;另一方面是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自觉持守学者的“良知”,不说假话、空话、大话和违心的话,弘扬中国知识分子“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优良传统,站稳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价值立场。以上是我对学者参政议政的基本看法,也包含了我多年来参政议政的切身体会。

版权所有 © 山东大学党委统战部
地址:地址:山东大学中心校区明德楼A区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6789 传真:0531-88364989 邮箱:tzb@sdu.edu.cn